洛陽副市長郭宜品失聯2個月後在長沙出租房被抓。
  一個曾經位高權重的官員,在一個喜慶的節日的末尾,以這樣一種方式落網,多多少少都有點讓人快意的感覺。曾經的風光沒了,一臉的落寞;曾經的榮耀沒了,一身的疲憊,窮途末路,這是公眾心中一名貪官最理想的歸宿。一如楊秀珠,哪怕逃到天涯海角,一樣惶惶不可終日。不同的是楊逃到了國外,自以為從此魚游入海,無拘無束了,而郭,甚至連國門都沒能邁出去。
  癱倒在出租房簡易床上的郭頭髮凌亂、鬥志全無,看起來與社會上任何一位邋遢的大叔沒有多大區別,只有那支龐大的搜索隊伍還在訴說著他曾經顯赫的身份。
  此時,距他在伊川述廉大會上的講話過去不過數年,在那次號稱面向全縣80萬民眾公開述廉並“洋溢”著權力公開的和煦陽光的大會上,郭宜品說,作為一個縣委書記,應該是履行黨風廉政建設的第一責任人。“凡是上級要求的,自己得帶頭執行;凡是要求別人做到的,自己首先做到;凡是禁止別人做的,自己堅決不做”。三個“凡是”還言猶在耳,郭宜品已經率先垂範、帶頭執行走向了自己聲稱要做的好幹部的反面。郭與之前落馬的官員沒有任何區別,臺上一套,臺下另一套,嘴巴裡一套,行動起來又是另一套,郭所代表的那一類官員早就沒有了信譽。人們既不會被之前的豪言壯語所打動,也不會為郭現在的下場感到驚詫。隨著中國與越來越多的國家達成打擊貪官的合作協定,籬笆越扎越緊,越扎越遠,貪官的生存空間正越來越小,這也許是郭的落馬唯一讓人感到欣慰的地方。
  郭落馬的前後與一連串戲劇化的數字聯繫在了一起。80萬的公眾監督看起來聲勢浩大,但由於缺乏監督的有效方式,人海戰術沒了用武之地。在那一片虛假的繁榮之下,真正能決定郭命運的並不在那80萬之中,這是問題的要害所在,讓貪腐官員在權力的自由王國里滑行太久,才有今日之難堪。如此看來,洛陽要反思的地方還有很多。郭失聯60多天,曾經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,有關方面一聲不吭。這麼一位洛陽當地高官不知所蹤,洛陽警方通緝令拿出的懸賞金額竟然只有區區500元。相比於那些動輒幾萬十幾萬的懸賞金額,500元未免寒酸。郭很重要,哪怕以他的官位而言,都遠遠不止500元的懸賞金額能打發的。但是,郭又不能“很重要”,對有些人來說,郭的現身就是一場災難了,他自然是跑得越遠越好,又有幾個人能瞭解這其中的苦衷?
  郭宜品這回算是徹底“踏實”了。但此時此刻,還有多少張眼睛緊張地盯著郭的落馬還是未知數,郭在洛陽官場浸淫數十年,他要說清楚的事不會只有一兩件,急著與他撇清關係的人也不會只有一兩個,一場地震也許才剛剛開始。這恐怕不會以部分人的意志為轉移,郭宜品落網,好戲開鑼,公眾正屏氣凝神等待著丑角一個個登場。
  (原標題:郭宜品落網,且看後事如何)
創作者介紹

牆壁粉刷

pa50pakxd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